Hypnos

all铁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恋与制作人><白起>不是没有剑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兔子兔子兔:

——只是不对你出鞘


「写在前头」
①oocoocoocooc
②之前那个很萌的小熊梗!太喜欢了忍不住也想撸一发,赶在今天结束的小尾巴的双更,揉揉我的肝,希望能加点欧气……
③祝白太太们都能抽到学长的此生眷恋!!!脸黑非酋的终极心愿!!


目录:兔子的糖果屋

♡——♡——♡——♡

第二十一次偷偷摸摸想从白起身后溜进房间的女孩,终于被他提溜出了客厅。

“怎么回事?”
仓促中把手往身后藏的意图太明显,习惯性将她一举一动收在眼底的白起轻而易举就发现,她这才有些窘迫地将手伸出来,乖乖放在他宽大的掌心上。

纤长的十指柔软而洁白,指尖泛着些轻薄的凉意,一道道细小的伤痕匍匐在指间,有的还在渗着微粒血珠。

白起的眉头蹙得愈发紧:“怎么弄的?”
将她小小的手妥帖包在手心里,他的声音沉了沉:“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乖乖地跟着他走进房间,看他拿出那个她绞尽脑汁想偷出去的药箱,骨节分明的长指在箱口一叩一叩的,颇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
她眨了眨眼,咬了软软的声音:“就是怕你知道了之后会这样……学长,其实就是小伤啦,一点也不疼。”
白起看了她一眼。
“好、好吧,是有一点点疼,就一点点哦。”

她索性挣开他的手,整个人埋进他怀里,环住他腰的手伸在他背后,划来划去:“对不起学长——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我不是生气,我是……”
“……算了,下不为例。”
宠溺的叹息落在耳边,白起将她从身上拉起,打开药箱,耐心地帮她一处处上药:“怎么弄到的?”

“啊、……啊?”
女孩忽然扭捏起来,眼神也躲闪着她,但她直觉要是不说实话,他就真的不理她了。
“唔……你不可以笑我哦?”

白起笑了起来:“我什么时候笑过你?”
“你笑了你笑了!你现在就笑了!”

当那只做工粗糙的棕色小熊被主人越看越嫌弃地丢进他怀里,他唇边的笑意渐渐淡去。
不协调的手脚委屈巴巴地缝在棉花塞得不够的扁扁躯干上,歪了的鼻子和一大一小的耳朵让小熊滑稽的表情更添了几分笑料,这是一份小学生都羞于拿出手的手工。
他不喜欢,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她踌躇地看着他变淡的神情,说不失落……肯定是假的。但是,本来就是一个粗糙幼稚的手工,哪怕是送给小女孩也不会被接受,更何况白起一个七尺男儿。
自己当时到底是为什么头脑一热就买了材料包啊……
而且,更重要的是,昨天去警局找白起的时候,那个妩媚的警花,正娇羞地往他抽屉里塞一条做工精致的手工围巾。
有些难堪地踮脚想拿回他手里那只蹩脚的小熊:“学长不喜欢也没关系,反正、反正就做了几个星期……我……”

“不是,我很喜欢。”
一手拿着小熊,一手仍不忘空出来搂住她的腰,白起的鼻尖碰了一下她柔软的额发:“你把手弄伤了,就是因为给我做这个?”

“嗯……其实我也知道很丑,学长不用勉强啦……”

“怎么突然想到做这个?”

她的脸红了一下,手微微抓紧他的前襟:“前一段时间看的书,给喜、喜欢的人做小熊,可以稳固感情,保佑平安什么的……”
她还是想去够他手里那只惨不忍睹的小熊,仍旧强调着:“我会再练习多几次的……”

白起将小熊举在她够不着的地方,直到她微凉的指尖不小心擦过他耳朵,他才知道自己因她而起的温度有多滚烫。
“不用练习,这个我很喜欢。”
他用鼻尖抵了抵她的:“谢谢。”

“……真的吗?”
虽然他微红的脸颊看起来并不像在说谎,但她依然不相信这么丑的东西能被他喜欢:“有多喜欢?”

“……”
白起像被难住了似的,这个问题像他从来不会的甜言蜜语一样困难:“很喜欢。比所有收到的礼物都喜欢。”

她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带了些声波传导的震动:“比警花小姐送的围巾还喜欢?”
“围巾?”他有些不解,“什么围巾?”
“我看到了——”她愈发委屈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藏着动摇的不自信:“她昨天不是送了你一条围巾吗?比我手巧多了……”
他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坦荡:“我打开抽屉看到她的留言,走的时候把围巾放回给她了。——所以,手不手巧,我不知道。”

“……”
突然明媚的心情让她咬着唇想笑:“真的喜欢这个小熊?”
“嗯。”
“喜欢到明天带着它去上班?”
“嗯。”
她终于笑出声,得寸进尺:“那你要带着它去执行任务,不然我才不信你真的喜欢~”
白起这回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想要怎么带着它去出任务。
“——好。”

得到答复,她满意地在白起胸前蹭了蹭:“白警官这么容易妥协,破案的时候对犯人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哦?”
轻笑声从头顶传来:“你跟他们,当然不一样。”

那句话,她说过之后转头就忘了。
没曾想会在几天后刷爆了微博和朋友圈。

“老板老板!我的天哪快看这个视频!![网址]”
“老板,这狗粮我吃得好饱……”
“我白哥!!!我白哥!!!老板!!白哥火啦!!!!”

她正躺在床上刷着微博,被一个叫“我要跟着粑粑去抓坏人”的热门逗得忍俊不禁,正准备点进去看看,微信里汹涌而来的信息让提示音此起彼伏,几乎连成一串欢快的歌。
“怎么回事……”
她疑惑地点进悦悦发来的网址,视频缓冲的间隙扫过了标题:恋语市特警队的铁汉柔情。

视频的开头,是晃动得看不清人影的镜头,零零散散的脚步声和断断续续的交谈声。紧接着视野一亮,一道尖锐的爆破声炸开在远处,十几个穿着特警队服的警察冲进逐渐清晰的画面中,带头冲锋的青年,有着一头褐色的短发,和明亮锐利的目光。
她心头一跳。

“放下武器,你已经被包围了。”
白起持枪站在首位,和劫犯僵持着,蒙面的男人握刀的手越加颤抖起来,好几次惊险地擦过人质的咽喉,浑浊的眼睛里闪过孤注一掷的绝望,“你们别过来!再走近一步,我、我会杀死她的!”

白起稳稳地举着枪,逼近了一步,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里带着令人生畏的凌厉冷漠:“你可以试试。”
“崩——”
说话间,趁劫犯哆嗦着晃神,他微一咪眼,开枪精准打在劫犯的肩膀上,劫犯吃痛地跌倒在地,匍匐着还想逃跑,就被一枪抵住太阳穴。
“想死的话,你可以再动一下。”
这段画面的最后,是白起冷酷得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是她从未听过的声音。

画面戛然而止。和上一个片段被剪辑在一起的,是特警队收队回局时,在路上被记者围住的情形。
“白队,您刚刚那一枪如果打中人质怎么办?”
“白队,您执行任务时会不会害怕?”
“白队,能不能透露一下特警队平时训练的强度?”
“白队,xx刑侦节目播出后,很多人都留意到你身上那只小熊,能透露一下小熊的信息吗?”

小熊?难道是……
她马上后退到和劫匪对峙的画面,刚刚看的时候只提着心关注白起的安危,这时才发现他腰带的通讯器上,很是滑稽地别着个可怜兮兮的小熊。
丑萌丑萌的小熊,配上他一身严肃的制服,和冷漠的话语,明明是令人生笑的组合,她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原以为他能把小熊带回警局已经是对小熊而言最高的荣誉,没想到他却把她每句话放在心上,认真地履行着自己的诺言。



继续播放到记者的问话,原本走在最前面,一直对任何问题都闭口不谈的白起,停下来看了镜头一眼,然后这个整个案件中不苟言笑的特警队长,语气忽然温柔:“是我太太送的。”

被一直捧在手心上,以至于她忘了,这个男人,从来是有锋芒的。
高中时令人退避三尺的校园霸主,现在令人闻风丧胆的特警队长,他始终有一把利剑,指向黑暗与不公,劈开暗流与丑恶。
只有面对她时,他变成了会在琴房外狭窄走廊里低头让路的小男生,变成了生涩学习恋爱技巧的愣头青,一怀柔情,毫无保留地呈递,不求回报地给予。

她把手机放下,侧头看着身旁那个犹在熟睡的男人,再度缩进他怀里。睡梦中的男人,依旧下意识将她圈进怀抱里。

不是没有剑,只是从不对她出鞘。

♡——♡——♡——♡
一个喜欢超级学长的End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