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nos

all铁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背包俠」《來坐坐》

💔

可可醬:




—我的心一直放在背包裡,就等著你來拿呢。




———

空落落的家裡,放著一個巨大的背包。

塵埃在一線陽光裡浮沉。那是小藍最熟悉的沙發,那是他最熟悉的位置。

為什麼⋯⋯

他倒在沙發,一個月前的報紙還攤開擱在小綠的位置上,上面寫著自己原定在南部的演出。

他就是為了去看自己才跑到南部去的嗎?

笨蛋,為什麼⋯⋯明明是你說南部危險少去的。想找我的話給我打電話不就行了嗎?你的號碼還存在我通訊錄的第一位上,只要給我打個電話就好⋯⋯就像我曾無數次打電話給你,問你借稀奇古怪的道具,只要你找我,我一定會⋯⋯

『背包俠這種玩意,太掉價了。』

「不是的,我⋯⋯」

淚水滲入沙發裡,他的額頭下是柔軟卻冰冷的皮革,一直堅強卻溫柔地支撐著他的體溫早已被一個月的寒風吹散。為什麼啊,你應該在的,你永遠都在的啊。無論我多少次打開這扇門,無論我重來多少次,你都一定在我身邊,對我微笑回應的。

『嗯。你來啦。』

可是你為什麼,不在了呢。

狠狠捶打人造皮革,摳出裡面的棉花,將它整個掀翻。他的心疼痛欲裂,拳頭和身體都疼痛得快要死去。可是即使就此死去,他也只會在原地醒來,回到沒有小綠的「現在」。

巨大的背包滾到地板,發出哐啷的聲音。小藍擦了擦滿溢淚水的臉,爬過去,打開沉甸甸的背包。

『小藍先生現在要挑戰走過橫跨科羅拉多大峽谷的鋼絲!』

防風沙的外套。

『拋接三十個運轉中的電鋸!』

保護手的手套。

『騎自行車飛越黃河!』

輕便容易操作的自行車。

「甚麼嘛⋯⋯明明都說不用你準備了⋯⋯」

淚水打濕一地東西,一張紙條夾在零零碎碎的關心裡,秀麗的文字化作溫柔的聲音撲臉而來。

『酒店的食物油膩,記得多吃蔬菜。』

『出入舞台溫差頗大,要常常備一件外套啊。』

『網上的抨擊不用理會,小藍繼續努力做喜歡的事就好,雖然我不忍心看你一次又一次受傷。甚麼時候累了,就來我家吧。』


『下次你來坐坐時,我會鼓起勇氣告訴你,我喜歡你。』


「嗯,我來了,我來了啊,小綠⋯⋯」


他能跨過死亡、越過因果,可是唯有這麼簡單的「來坐坐」,他永遠無法做到。






嗷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队长の仓库:

是片子里我最喜欢的镜头了!
看完你们会来点心推荐的(x

【JW2】怪物的小公主05

被捅了一刀之后伤口又被蜜糊上了😂“不然我就出去吃人了”是什么可爱的威胁啊!!

Sharan.W:

暴虐迅猛龙Indoraptor/小女孩梅茜


前情 01 02 03 04 


-------------------------------------------------------------------


那场拍卖会,以及那个愚蠢的雇佣兵,确确实实帮助Indoraptor获得了自由,但它不知道该去哪里。这个时候的它被各种欲望充斥着,它需要一场杀戮,来宣泄13年的压抑。他们恐惧我,我是他们造出来的噩梦,他们应该恐惧我。


它追逐着某种熟悉的气息,从地下一路上来,穿过恐龙展厅。那些作古的庞然大物们安静地望着这个鲜活的后辈。它的后爪踩在木制的地板上,指节不由自主地敲击着地板,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像是某种倒计时。


你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它匐下身,使劲地嗅着,那是一种干燥的、温暖的,带着阳光意味的气息。


小女孩尖叫的声音吸引了它的注意,它不需要什么特定的目标,任何东西都可以,只要是一个足以让它追逐的东西。


 


梅茜躲在壁炉上小小的隔间里,她顺着管道向上爬,她从未如此害怕过,死亡像是地底爆炸的热浪向她扑来,她只能咬着牙往上爬,不能停歇,她不知道要躲到哪里去,这个世界上没有安全的地方。


她爬回了自己的房间。木制的门并不安全,她知道,但是她只能龟缩在这里,这方天地给了她仅有的一点点安全感,及其微薄,不过聊胜于无。可怜的小姑娘蜷缩在被子里,恐惧烧干了她的眼泪,她只能将自己用尽全力塞进被子里,瑟瑟发抖着祈求梦中的守护神会庇佑她。


就像10岁生日的那一晚。


她看见巨大的恐龙剪影倒映在墙上,恐惧给了她一种迷幻的错觉,她分不清来的究竟是地下跑出来的那只怪物,还是自己梦中的守护神。


“咔哒。”窗户开了,梅茜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Indoraptor找到了那气味的来源,它笨拙地钻进窗户,用爪子从被子上一点点捋过去,温暖的感觉从前爪上传过来,让它惊叹且好奇,那种温暖像是一把诡谲的钥匙,打开了它最初斑错的记忆:关于欢笑,关于柔软,关于漫长的等待。


我的小公主,它努力地克制自己,从来未有这样感受到这副身躯的笨拙与危险。它想卧在小公主的身边,贴着温暖的皮肤,然后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这样一星点的温度,贯穿了漫长难挨的岁月,足以温暖它整个冰冷的生命。


 


然后枪响了,他看到小公主飞快地跑到另一个人类的身后,她走的那么快,就像是之前在地下室里一样,像是8年前她离开时一样,像是12年前她离开时一样。Indoraptor觉得自己皮甲上的那一点点温度,还没来得及渗进肉里,就已经冷却了。


它觉得荒诞,它要求的只有那么一点点温暖,人类却吝啬至此。他们希望它表现得像个野兽,它应该要杀人,要用它尖利的牙齿刺进肉里面,呼哧呼哧地牵扯出内脏,然后再追逐下一个,像一条不知疲倦的疯狗追着肉跑那样。是的,他们期待它这样,即使它现在表现得克制而友好,他们也会在内心里期待它这样。


因为在他们浅薄的大脑中,它就应该这样。


它几乎是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拥抱天性的感觉是那样轻松。服从指令、应激、咆哮与技巧性的捕猎,那些不能代表智慧,但可以代表它。这只活着的怪物走在那条狭窄的房梁上,下面就是那群死了的怪物,它要走得那么小心翼翼,才不至于沦为它们中的一员。


直到那头迅猛龙把它撞了下去。


三角龙的头骨刺进它的身体里,它在流血,它感觉是如此的冷。


但是它的小公主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洋娃娃了。


 


梅茜坐在电脑前发愣。


她想起她梦中的守护神,那只巨大的生物,金色眼睛像是流动的蜂蜜,那里面燃起过明亮的火焰,让她忍不住想去亲吻。


那不是梦境。


是在这个冰冷而隔绝的世界里,真的有过这样瑰丽而壮美的造物


向她低下高傲的头颅


给了她全部的爱与温柔


 


----------------------------HE的分割线---------------------------------


 


Indoraptor合上那本《一千零一只恐龙》


——好了,小公主,故事讲完了,你也该睡觉了。


——可我还想再听一个


——听话,乖乖睡觉,不然我就要出去吃人了


——哦


梅茜仰起头吻了吻那只金色的眼睛,然后滑进被子里,捂着脸咯咯笑着,不一会儿,平缓的呼噜声就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Indoraptor低着头看了她一会,艰难的把半个身躯蜷起来,期间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它不得不僵硬地顿住——它不能再把这张也弄塌。



哈哈哈哈就不能说做我的人所有僵尸都不敢动你吗偏偏要分分钟来一打哈哈哈哈怀疑老楚是故意吓唬我们小锅巴哈哈哈哈

烟七宝:

沙雕日常(4)

接3的后续

哈哈哈哈宝贝你们也太辣了,点赞评论真的太猛了幸福到晕过去。咳咳还是那句,你们的点赞和评论就是我沙雕的动力!

设定都是她的 @凌枫玥镗
某猫偏要在发刀边缘疯狂试探,姑且把这个当作猫和他的魔法师系列的同人吧😂

魔法师和他的猫①
魔法师为了拯救他的魔法斗篷,买了猫抓板和毛线球回来。

于是隔天目送魔法师出门工作(包括一些假的魔术表演和一些真的世界危机)后,Tony专心致志地滚起了毛线球,Cloak孤家寡篷地看着两只毛团子滚在一起,不甘寂寞地凑上前去,在试图吸引Tony的注意力无果后,一把捞起了毛线团往远处一扔。

Tony愣愣地看了眼身下压着的孤零零的一根毛线,挠了作死的Cloak一爪子后就飞快地窜出去找自己的毛线球,Cloak慢悠悠地沿着毛线飞过去,毫不意外地发现了两团毛绒绒,然后他们一起愉快地开发了毛线的另一种玩法:有的时候Tony能把Cloak扔过来的毛线球拍回去,有时候则只能跟着毛线球“飞出去”,直到剩下的毛线不成团形,两个家伙便走到窗口哥俩好地靠在一块儿晒太阳去了。

当然,魔法师回来之后看到一个布满“线”阱的家会是什么反应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Stephen: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写给2035年的你 博士的回信

一!大!口!糖!

路上人潮未了夜-:

Tony:


见信好。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竟然会写那么一封信……不是指内容,而且指一个Stark竟然会忽略时间的悖论。在你写完那封信并将意识投放到过去之后,你已经改变了未来,那封信已经不复存在,想必你回到过去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我猜你应该已经懊恼过了。不过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可以活着给你写信。所以多谢你,Tony.


我很久没有察看我们这条时间线的未来。也许是与Thanos战斗胜利之后,我总在逃避下一次的战斗。直到昨天我的恐惧压抑得我不得不检查一下未来的走向,我才发现了一个时间的悖论,也就是那封信。也皆因此,我也看到了上一次的14000605次战斗。


意识的投放是伴随灵魂的波动的,以免你好奇我发现这封信的原因。不过你的眼睛带着疑惑的时候真是出奇的动人,这么想,我忽然想划掉这一行,不过鉴于那实在不太美观,还是罢了。


Tony stark.现在是2018年6月8日3点17分,是你写信的时间。古老的中国认为六十年是一个轮回,而我们却在短短几年里进入了一个新的轮回,我现在就处在这个轮回的起点。你可能已经选择忘记了这封信,但是我希望你做过的每件事都能得到回应。


我爱你,obviously.


God,这话真是肉麻。


从那14000605次的战斗里,或是我出于私心察看的你处于这条时间线的一生,你都令我着迷。我爱你,爱你战斗时的向死而生,爱你撕裂的灵魂,我爱你。


但我觉得翡翠不配你,也许琥珀是更好的选择,素圈从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要么不做,做就要最好。


所以我摘取了一颗星星的碎屑。对,就是你看到的,我用来做镇纸的这枚其貌不扬的戒指。


能让你猜到的都不是最好的。不是吗?哈,这会儿你肯定会挑挑眉,然后笑起来,歪着嘴角。


By the way,也许明天你会发现我那块破碎的表躺在你的“心脏”旁边?我是说,或许你愿意为我带上你的表,帮我理顺破碎的时间,顺便,成为我的合法配偶?


所以Mr.Stark,will you marry me?will you be mine?


我的公寓,我的衣柜,我的盥洗室,包括我在内的一切,都将属于你,你是否愿意和一个“二流法师”共度余生呢?也许他有一天会变成个光头,也许他一辈子都无法吃些正常的食物,也许他会越来越显得颓败枯萎——你知道的,魔法的反噬。还有,我的鬓角不是染发剂的功效,那是过度使用魔法的惩罚。


我不知道在你经营的多年老友这样的身份里这样直白的示爱是否合适,不过,求你,答应我。要知道,这可是一个至尊法师的求爱。


我等不及2035年,所以明天早上你就会看到这封信压在你的床头柜上,以免你忽略它,我在这封信上还放了一盒甜甜圈。天才的爱好永远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我曾经以为Stark Industries的拥有者会是极度自律的,曾经。


抱歉,爱上你让我像个毛头小子,所以我已经用时间宝石察看了我这场求婚的结果,哦,你肯定会骂我是个作弊的混蛋,不过,我爱你,my husband.


早安。


Stephen strange


上一篇:Tony的信

写给2035年的你

非常好吃!在此就不剧透了大家自己品一品!

路上人潮未了夜-:

Doctor:


展信好。


现在是2018年6月8日凌晨3点17分,我是Tony,Tony stark.尽管不知道我们究竟有没有熟到互称教名的地步,不过既然你先叫了我Tony,你得允许我叫你Stephen.


Stephen.Stephen…我有没有说过你鬓角的白发很酷?下次帮我染染试试?


Stephen.当你收到这封信,应该是2035年的今天,如果我成功了的话。定这个时间是为了以防最好的情况出现,你立即收到这封信我会不好意思。不过大夫,你不是说就算我和那孩子死了你也会保护时间宝石的吗?就算知道你是为了最终的胜利做了最理性的决定,我还是觉得有一点……惊讶?感激?老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让一个Stark词穷了。不过把宝石伪装成星星那一手真是,太浪漫了,也许下次你会把别的什么伪装成星星,我没有提戒指,我是说,我喜欢素圈,钻石实在不适合我。


或者你觉得翡翠怎么样,绿色的,像是你的宝石……老天……我真的很想你……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想你。我应该想Pepper,我应该想Peter,我应该想……Jarvis?无论是谁,总不该是你的,毕竟我们从见第一面到生离死别只用了不到一天。为什么我会觉得你那么熟悉?或许你察看那14000605次战斗的时候也影响了我?还是说我们曾在哪儿见过?你喜欢吃甜甜圈吗?兴许是在那家甜品店?还是说哪一家奢侈品店?你手上的表我有一块一模一样的,当然,完整的。等你回来兴许我会把它送给你,作为回礼。也许你会愿意给我讲讲那块破碎的表?它可以和我的第一代“心脏”放在一起。


我买下了你原来住的公寓。那个位置不错,兴许我被狗仔追得避无可避时你愿意收留我一夜,以免你不够贴心,我已经自己把衣服放进了你的衣柜,日用品什么的就等我回来或者你回来再买新的吧,毕竟……谁说得准呢。


写这封信主要是为了防止我忘记我此刻对你的……嗯,尽管不知道我能不能记得,甚至不知道我能不能回来,但如果你能回来,我还是希望你能知道我此刻非常……非常想念你,对,就是想念。


只要我想,太空旅行不过是说走就走,不过鉴于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一同太空旅行过一次,这点我想你也清楚得很。但是时间旅行我可是头一遭,毕竟我不是你,法师?


已经是3点45分,距离我的时间旅行还有5分钟,真是够烦人的,太空旅行把自己旅丢了的以时间为武器的大法师需要一个面对时间的新手带你回来,糟糕透了。


好了,还有两分钟,我非常放松,真的。我不知道你在那14000605次里看到了什么,不过如果你讨厌我的话肯定不会叫我Tony吧?对此我真的非常紧张。


还有一分钟,再见。


Tony Stark


以防你看不明白,我爱你


下一篇:博士的回信

【盾铁&BVS&(●—●)】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2

一时兴起重刷又被捅了一遍……
以及“用脑子可以想清楚的事情就不要follow your heart”这句话我要裱起来!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一句话文案:


天下超英是一家,一个复仇者联盟倒下了,千千万万个其他团体站起来了!




Attention:


美队3内战后,并不是刀。


文风傻气,有跨作品超英乱入。


偶尔有超蝙乱入。


有流行网络梗乱入。


乱入的人和事只围着Tony转。


前篇: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87317






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2




事实证明,没了复仇者联盟,地球照样转。


毕竟在一个超级英雄满地乱跑的世界里,想不吉祥如意都难。






最近纽约很热闹,坏人们轮番登场,英雄们有求必应,全城都洋溢着打砸烧的欢乐气氛。


在这一片祥和中,保险公司欲哭无泪。


Tony一直想不通,这些反派大魔头啦反人类组织啦外星人啦为什么都选纽约作落脚点?他可不记得纽约什么时候可以办美利坚落地签,他甚至想再去外太空看一看是不是满天都挂着“纽约一日游”的小广告。


明明还有华盛顿、迈阿密、洛杉矶、波士顿等等城市可以选,实在不行,还有个名字一听就很哥特的城市叫哥谭……不不不,Tony打了一个寒颤,这个还是算了。


在因为准备手术而不能进行任何中、重体力劳动的日子里,在Tony在心里吐槽了无数遍反派们对纽约的情有独钟之后,外星人又来了。


这次,他们选择在非洲国家瓦坎达开个侵略银河系的party,然后两小时后被消灭得连渣都不剩。


新闻播出的时候,Tony几乎是跳着从复健室蹦到电视机前,后面跟着不知道为啥突然神行如风的Rhodes,还有穿墙而过的幻视。


“这伙外星人一定是疯了,竟然选了瓦坎达~”Rhodes看着新闻上播出的战后扫荡画面,对外星人的遭遇深表遗憾。


“是啊,他们一定不知道,那里可是有着复仇者大半的战力呢。”Tony扬了扬眉毛。


幻视点点头:“虽然新闻没明说,但是根据我的推断,Captain他们有50%以上的可能性出手相助。”


“不是50%,是100%好么~”Tony翻了个白眼,“而且瓦坎达的新国王也不是好惹的角色,这回他们恐怕是选错了地方。”


“Wanda也在那里。”当新闻镜头扫过一处被外力扭曲成诡异形状的路牌时,幻视喃喃自语道,随后默默无语地飘走了。


Rhodes瞥了一眼双目发直的幻视,又看了看Tony。


Tony耸了耸肩膀:“别这样小罗,这只是青春期而已,你知道的,孩子总会有这一天的。”


“不,我不是指这个。”Rhodes摇摇头,“上一次我听到这个声音如此温柔地喊一个名字的时候,他说的还是Sir。”


Tony移开了视线:“这有什么奇怪的?上一次Cap和我谈到复仇者的时候说的还是together呢。”






如果说有什么比物是人非更让人心痛的,那就是心真的很痛。


字面意义上的痛。


Tony在半夜被胸口的一阵闷痛惊醒、他按住心脏的位置企图缓解一下那一阵一阵的压榨性疼痛和咽喉部紧缩感,却发现不降反增。


疼痛持续了三分钟之后终于逐渐减轻,Tony按着胸口大口地喘着气:“Friday,现在几点了?”


“凌晨2:41,Boss。”人工智能管家忠实地回答。


Tony躺回床上,却发现再也睡不着了。他翻来覆去好一会,只得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


“Friday,拨通Bruce·Wayen的电话。”


好姑娘Friday照办了,好一阵子等待接听的滴滴声后,电话终于接通。


“大名鼎鼎的Tony·Stark的夜生活是有多丰富,以至于你high到半夜还有精神打电话给陌生人?”一个低低的男声带着嘲讽接听了电话。


Tony哼了一声:“在男朋友怀里撒娇的人没资格说我。”


对面半天没动静,然后悉悉索索地似乎有人在低声说话,伴随着类似拍在皮肤上的“啪”一声之后,就真的没动静了。


Tony来了劲:“你今天没夜巡?这可真是稀奇~!是你男朋友怀里太温暖了,还是你老家民风淳朴到你终于决定退休了?”


“你大半夜打电话给我不是为了说这些废话吧?”对方显然已经有些不高兴了,电话中悉悉索索的声音大了些,又逐渐低了下去,似乎有人低声说了一句“嘘……”


Tony扯着嘴角笑了笑:“Bruce,我可能真的要死了。”


对方没有回答,也没有挂电话,似乎在无声地示意他说下去。


“我以前心脏也有些问题,你知道的——那个反应堆。但是自从我把反应堆拿掉之后我以为我痊愈了,当然是那种痊愈,就是不一定和健康人一样但是最起码比我之前靠反应堆活着要好多了。所以我也不是很注意这方面的保养,我是说——我一直是这样的,不按时吃饭睡觉,摄入过多的咖啡因和糖分……该死的这些话怎么和Steve说的一模一样……那家伙住在我脑子里么……总之就是前段时间我开始感觉左臂发麻,然后……然后现在我不得不去做个手术以保证我还能活下去。”


Tony一口气说了很多,他感觉黑夜让他的逻辑一团糟,以至于他说了一大堆之后才发现对方可能根本听不懂他那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好在对方也是个天才并且听懂了他在说什么。


“Stark。”对方喊了他一声,成功地让Tony安静了下来:“钢铁侠不应该惧怕手术。我受过比你还严重的伤,我知道很多困难是可以撑过去的。”


“你是伤筋动骨,我是挖心掏肺,这不一样。”Tony心虚地笑了笑,“再过几天就要动手术了,我心脏的位置越来越疼,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能不能…………你懂的……这种大限将至的感觉在Tony·Stark的人生中没出现过几次,毕竟我是个天才,天才都应该长命百岁,而不是在冷得要死的西伯利亚敞着怀吹冷风……Oh天啊,越说我越觉得冷了,Bruce我该怎么办?”


对方沉默了一会,似乎是翻了个身并把头埋在了什么东西里面,声音闷闷的:“……好吧,到时候我会介入一部分资金,让SI的股票不至于因为你的死讯跌得那么惨。”


“……你这个小混蛋……”Tony哑然失笑。


空气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电话依然通着,传来对面微微的呼吸声,许久,对方哑着声音说了一句——


“Stark……撑下去。”






早上,Tony准时出现在旧京山理工大学机械电子系实验室的门口。


“天哪这是你给Baymax新做的盔甲?不得不说这个酷毙了~!我最喜欢红色了~!”


Tony绕着穿着新盔甲雄赳赳站在露台上的Baymax走了好几圈,回头狠狠揉了揉Hiro的头发:“干得好Hiro~这身真不错,他看起来可真像我(的战甲)~!”


Hiro看了看Baymax,又看了看Tony:“您是指小肚子么?”


“拜托!我的肚子绝对没有Baymax那么大!!”






今天是手术前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明天伟大的钢铁侠Tony·Stark就要上手术台了。


在这紧张兮兮的一天里Tony不知道该和谁待在一起,pepper压力太大了,只要陪在他身边她就会不停地出冷汗和语无伦次,Rhodes也差不多,Peter更紧张,幻视只会给他念Wikipedia上关于心脏手术的知识,而他那个“知道你最近不开心我就开心了”的朋友Bruce……他还是算了吧。


最后,他决定和Hiro一起无压力地聊天度过这一天。






Baymax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Mr.Stark,Hiro说你明天要动手术,虽然我很想帮忙,但是Hiro现在还没有给我装配手术相关功能,所以我应该说……祝明天一切顺利?”


“Oh~Baymax,你知道么你可比幻视懂人情世故多了。”Tony跳起来给Baymax一个大拥抱,后者很自然地回抱住了他。


“额……Mr.Stark?”Hiro慢慢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


“如果你要问明天手术的成功率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不知道。”Tony耸了耸肩。


“不是……是关于您的心脏……”Hiro小心翼翼地看着Tony:“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么?”


Tony沉默了一会:“Hiro……有些事情不问那么清楚比较好,我曾经和你说过我失去了父母,我也知道你曾经体会过失去亲人的痛苦,但现在真的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好时机。”


“Mr.Stark。”Hiro突然喊了他一声,“我失去了Tadashi并且很久都不能走出阴影,但是现在我走出来了,因为我遇到了我的同伴们,遇到了Baymax,还遇到了您。所以如果您现在依然觉得伤心难过,请让我帮助您。Baymax说您的精神依然处在压抑和痛苦中,我知道那种感觉,我无能为力,但是最起码……让我当一个倾听人。”


看着少年诚恳的眼睛,Tony最终叹了一口气:“我亲眼看到我爸妈被杀,然后我……失去理智了,甚至……在那一瞬间,我也差点成为一个杀人犯……”


“我懂。”Hiro点点头:“当我知道是卡拉汉教授导致Tadashi的死的时候……我也失去了理智。”


“我拔了Baymax的治疗芯片,只留下了我做的那个……格斗芯片。”


“然后……把Baymax变成了一个杀戮机器……”


小少年沉默的站起身,招手让远处的Baymax走过来。Baymax挺着他白胖的身体蹭到少年身边,顺从地弯下腰,让少年从他胸前的圆形按钮式开关里拿出一片绿色的芯片。


Hiro将芯片递给Tony:“这是Tadashi编写的Baymax程序……是这个让Baymax成为Baymax(This makes Baymax Baymax)”


Tony接过芯片,看着芯片上写着“Tadashi Hamada”的名字,名字已经有些磨损模糊,但被擦得干干净净。


Hiro走近Tony,伸出手,从他半敞开的衬衫领口里轻轻地碰了碰他胸口那个圆形的伤疤,和伤疤上方半月形的淤青——


“是不是这个……让Mr.Stark成为Mr.Stark?”


“Hiro你可真是个小天使~”Tony笑了起来,小胡子一颤一颤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不是。”


Tony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是这里。”






“有的时候,能用脑子想清楚的事情,就不要follow your heart。”






——TBC




下一章Steve上线。周五要出差,等出差回来再更新~


关于有人问为什么Tony会觉得内战是自己的错而想去和Steve道歉,那是因为他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奇异铁】如果电话亭(小萌文一发完)六一快乐

儿童节就是要吃糖~(我不管睡之前都是六一)

哔哔弹:

哆啦A梦上映啦~我也想要如果电话亭(不,本文跟哆啦A梦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给了我灵感而已。)


这是一间如果电话亭。


史蒂芬在库房整理他那千奇百怪的魔法道具时发现了这个玩意,电话亭有着老式的红窗格,玻璃被雾化起到了遮挡的作用,整个电话亭显得陈旧、古朴,带着锈渍的招牌处,本该写着“电话亭”字样,此刻写着的却是——
“告诉我你想要的”



史蒂芬对此嗤之以鼻,告诉了能怎样,能让他的手恢复如初吗。


但是着了魔一般,或许就是内心的希冀作祟,史蒂芬踏进了这个电话亭,看着电话上的黄页,史蒂芬转动轮盘拨出了那一串数字。


缓慢且绵长的铃声响起,一直循环,史蒂芬觉得自己真的很讨厌这种单调等待,简直能把人逼疯,怪不得现在很多人会使用彩铃。


快一分钟了,虽然史蒂芬觉得自己可能等了一年,但是还未接通的电话让他烦躁,把话筒从耳边拿开,就在距离挂机键只有一指宽的时候,话筒里终于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


“您好。”


端庄,机械,无感情,管他什么样子的声音,反正电话接通了,史蒂芬连忙拿起话筒。


“您好。我……”


话到嘴边却又觉得喉咙干涩,是紧张导致的吗?


“嗯,我想说,如果史塔克也喜欢我的话……”


该死,我在说什么!


“不不,等一下”史蒂芬忙道“我想说的是我的手……”


没有给史蒂芬说完的机会,电话那头端庄,机械,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已收到您的愿望,请稍等。”


Shit!


史蒂芬砰的挂掉电话,电话那头似乎还在说什么,但是史蒂芬已经没工夫理会。他承认最近自己似乎、好像、大概对史塔克有点其他的……好吧、好吧他就是喜欢史塔克,是这样、没错!但是,这也不能成为他打这通电话的理由,这算什么,利用魔法道具改变史塔克对他的想法,这很卑鄙,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


史蒂芬对自己感到自我厌恶,尤其是现在正在划圈开捷径的那双手。嗯,他只是好奇史塔克会变成什么样,就看一眼,他发誓,就看一眼,看完他就回去把这个荒谬的愿望取消。


光圈联通了史塔克大厦实验室,史塔克的背影不出所料的出现在这,这个工作狂似乎24小时都在实验。


“您好,奇异博士,欢迎您的光临。”星期五温柔的声音响起,表达了对这位突然来客的欢迎。
  
“你好。”出于礼貌,史蒂芬对这位人工智能微微一礼“你可以叫我史蒂芬。”
  
“好的史蒂芬先生,如果您是来找史塔克先生的话,如您所见,先生现在有些忙。”星期五的声音带上些歉意,史蒂芬也看向史塔克,他与星期五已经谈了好几句话,但史塔克除了耳朵动了动,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很快,招待客人的茶以及茶点就被小笨笨一一摆上了矮几。史蒂芬坐在能看到史塔克的角度,一边品茶一边暗戳戳的观察。
  
有什么不同吗,史蒂芬暗想,两人现在连一句话都没说上,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变化,但是从待客之道上来说,史塔克的表现跟平时毫无二致。
  
突然的小型爆炸打破了平静,史塔克惊呼一声,在受到伤害前他已经被史蒂芬转移到了矮几前,顺带爆炸现场的工作台也整个消失了。
  
“嘿!你把我的工作台弄哪去了。”史塔克盯着史蒂芬的眼睛充满不满。
  
“我想我刚才是救了你没错。”史蒂芬与史塔克对视“连句谢谢也没有吗。”
  
“对擅闯民宅的人有什么谢谢?”
  
似乎,对话上跟平时也没什么区别。
  
“好吧,就算你救了伟大的史塔克。”史塔克扯了扯衣摆,下巴成一个很习惯的高傲弧度,似乎施救的人才是受益的一方“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来的目的了。”
  
“我……”
  
突然开启的话题让史蒂芬感到为难,‘我来看看你若喜欢我是什么样子’这种事怎么说。根本不可能说出口吧。
  
“我得到了预兆……”史蒂芬嘴上跑着火车,但是面上不显,还是那个高深莫测的奇异博士“我感到最近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是灭霸吗?”很明显史塔克完全信以为真,浑身的肌肉下意识的绷紧,面容瞬间严肃起来。
 
“不……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的意思是可能没有那么糟糕,也许就只是一个小爆炸。”史蒂芬觉得扯谎的自己简直蠢透了,看着史塔克的满是困惑的眼,史蒂芬觉得应该尽快结束这个话题。“我来的目的就是告诉你这些,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手指舞动,一个捷径很快形成,史蒂芬稀里糊涂的踏进半只脚,才想起自己当初来的目的似乎完全没达到。
  
从光圈里退出来,史蒂芬看着史塔克,对方正托着下巴认真思考着所谓的预兆,史蒂芬观察了一会,忍不住问到“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哈?”史塔克抬眼“说什么?”
  
“额……你想对我说什么大可说出来。”
  
接下来史塔克看向史蒂芬的眼神变得像是在看一个白痴“哦,好的,我想说你可以走了。”
  
这个破电话亭根本没用,这一切简直就是在愚弄他!
  
回到圣所,史蒂芬气呼呼的想到。
  
“嘿!史蒂芬你回来了,你看看我,哈哈哈哈哈。”王的声音愉悦的响起,史蒂芬看过去,却没有看见王,不,准确的说是有一个人在那,但他绝对不是王,王不是一个瘦高的人。
 
“史蒂芬,是我。”瘦高的人开口,声音确实是王“我现在瘦了,你说我现在跟你一起去给孩子们吹气球会不会变得受欢迎些。”
  
“你怎么……”史蒂芬往前踏了一步,仔细分辨,王的周围围绕着一股魔法的气息,这个气息跟那个很像……
  
“是那个电话亭,那可真好用。你从哪翻出的那玩意”王对自己的新身材很满意,不停的在身上拍拍打打。
  
不对,那个电话亭应该是个失效的魔法道具才对。
  
史蒂芬皱紧了眉头,快步走到电话亭前,他不知道自己想验证什么,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快些。进入电话亭,史蒂芬再次拨通那串数字,这次的等待似乎比第一次要漫长数倍,随着那声“你好”再次响起,史蒂芬同样再次说到“如果,史塔克也喜欢我的话……”
  
“已收到您的愿望,请稍等。”


短暂的停顿过后,那端庄,机械,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很抱歉,您的愿望与现实一致,愿望无法执行,请修改您的请求。”


END


没想到吧~这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嘻嘻。


小剧场
短短半天的时间内,斯特兰奇博士已经是第二次站在史塔克实验室了。
“你怎么又来了”史塔克对这个接连打扰自己的家伙表达了非常明显的不满。
“所以,你真没啥想对我说的?”史蒂芬坚持的问道。
史塔克看史蒂芬已经从白痴变成了白痴到无药可救“所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那我对你有话说。”史蒂芬已经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深吸一口气“我喜欢你。”
“哈?”史塔克掏了掏耳朵“你再说一遍?”
“我是说我喜欢……”
“不不不,闭嘴!别说了!”纳米机甲迅速从史塔克的胸口遍布全身,当然包括他的头,但是史蒂芬还是没有错过史塔克通红的耳朵以及同样通红的脸。


窗户纸捅破了,恭喜~


  
 

[奇异铁][双福] Strange Universe 下

觉得Strange知道而Sherlock一无所知的和他说的恰恰相反,应该是Strange爱着Tony的我是一个人吗???

PirateAngelBaby:

鉴于有很多人要后续 (没错, 10个人对我这个小透明来说真的很多了), 我又恰好没准备妮妮的生贺, 就用这个凑数了.


我真的不会写后续, 而且我也真心认为我写的超级OOC, 望大家谅解, 然后我打算就写个结局丢给大家, 中间部分就靠大家脑补了. 


总之, 现在咱们跳到一年后, 就是酱. 


妮妮生日快乐啊!!!


以及, 我都不用试, 肯定被屏蔽, 直接走石墨. 


https://shimo.im/docs/kQsSi8Myf607woU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