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nos

all铁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奇异铁】谁让你远比爱情更可爱温良(HE完结)

天哪这个奇异刻画的超带感!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不愧是博士!而且这个语言风格,“爱情的持久度永远是一个值得反复商榷的命题”,“我素知爱情充斥着千篇一律和浮夸庸俗”,超棒!甜到窒息!

Sherlydear:

霍格沃茨Paro,双向暗恋,甜糖一颗,HE完结。


拉文克劳奇×拉文克劳铁
 


       二月十四日,圣瓦伦丁节,对于斯蒂芬来说,这一天只不过是是众多平平无奇的日子中非常平平无奇的一天。


      每个平平无奇的节日,他都是和托尼·斯塔克,他的好室友一起打发时间的。比如,上午,他们会在一间无人的魔药教室研究迷情剂的第七十二种用法,中午时,他友好而不容商量地拒绝了二个格兰芬多和三个斯菜科林学妹的邀约,和托尼一起赶在午餐时间结束前在拉文克劳长桌潦草地解决了午饭,然后两人又匆匆忙忙地赶去图书馆,趁平斯夫人报警前把几天前偷渡出的禁书物归原主。


      “所以你每年的情人节都是和托尼·斯塔克一起度过的?”四年级的时候,布鲁斯·班纳,另一位拉文克劳,他和托尼为数不多的共同好友,三人中仅存的正常人,在情人节前几天,目睹了斯蒂芬彬彬有礼地婉拒了又一个试图邀约的女孩后,这样问他。


      “什么?”斯蒂芬皱眉,不假思索地说:“我们从不做这种毫无意义浪费时间的事情。”


      “所以你们这一天的确是一直在一起的,是吧?”班纳敏锐地抓住了证据。


      不过他很快善解人意地补充:“其实大家早就习惯了,如果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没有任何人会为此感到惊讶的。”


      斯蒂芬面色阴沉,“我们只是一起探讨学术问题而已,每天太阳都照常升起,世界并不会因为某个荒谬的节日而发生改变。”


      班纳笑了笑,明智地决定结束这个话题。他说:“好吧,也许对你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但是你要知道托尼的追求者们有多么疯狂,那些男孩女孩可不像你的那些一样矜持。”


      “那可真是太痛苦了。”斯蒂芬无动于衷地回应道。


      但是这段对话毕竟引发了他对一些之前从未关注过的细节的思索。第二天午饭后,他和托尼在有求必应屋处理月光草的时候,斯蒂芬趁着魔法搅拌棒将坩埚中的魔药材料均匀混合的间隙,问托尼:“后天是情人节,你有约吗?”


      托尼正在深深沉浸在如何将魔力均匀地注入搅拌棒以提高魔药制作效率的思考中,听到这个问题,居然冷不丁地打了个颤。


      他回过头,见鬼地看着斯蒂芬:“有人要和你一起过节?”


      斯蒂芬正专注于观察坩埚内魔药色泽的变化,一点也不敢离开视线,随口对托尼说:“没有,只是问一下。有人告诉我你的追求者很多。”


      托尼没有动作,过了一会儿,才有些闷闷地说,“我倒宁愿少一点,他们根本不了解我,哪里算得上喜欢啊。”


      斯蒂芬正向坩埚里放块茎的手顿了一下,颇为具有自我牺牲意识地说:“我可能占用了你太多时间了。”


      托尼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斯蒂芬挺拔瘦削的身影,极力否认:“什么?我自己愿意才整天和你待在一起的。你是要我和她们去过情人节吗,我不要。”


      斯蒂芬抬头望了托尼一眼,“那就好,我也不喜欢大家总庆祝这些没有意义的傻事。”


      托尼有些懊恼地把剩下的魔药材料拦腰斩断,恶狠狠地总结道:“总有人想要破坏我们的关系。”


      某处,无辜的班纳突然膝盖一凉,好似莫名中了一箭。


 


      一晃几天过去,转眼间就到了圣瓦伦丁节的前夜。


      那天晚上托尼一反常态,既没有闹腾着去天文台顶观测木星运行轨道,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打着手电筒计算数学题。斯蒂芬一丝不苟地遵循着惯有的规律作息,钟声刚刚响了十一下,他的床铺那边就没了动静。


      淡淡的月光透过未拉帷幔的玻璃窗,薄薄地笼在地板上,给漆黑的双人宿舍增添一点朦胧的亮影。托尼埋在三层天鹅绒被下,只露出一个脑袋,心不在焉地看着如银如水的条状光柱。


      聪慧如托尼·斯塔克也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天才的头脑,在几天前面对斯蒂芬毫无预兆地提问时,依旧有那么一个瞬间停止了运转。


      那天下午的场景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地回放:


      斯蒂芬·斯特兰奇对人情关系漠不关心,并且情商低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他绝不会把任何八卦消息放在心上,谈话动机不成立;


      斯蒂芬·斯特兰奇是个完美主义者加强迫症控制狂,他对细节要求的严苛程度令托尼望尘莫及,分神谈论实验之外的事违背他的一贯作风,表现反常;


      他的语气稀疏平常,简直像是午间闲谈,那就更不是斯蒂芬了,他怎么可能在实验时和别人闲谈;


      他在说话时几乎没有与托尼有任何眼神交流,看似心不在焉,反应冷淡,他在隐藏表情,或者是在避免接收托尼的反应……等等,他对自己的反应有所预估了吗?


      他一定是察觉到什么了。托尼用力把被子蒙过头,在三层天鹅绒下懊恼无比地想。


 


      第二天早上,由于昨夜的失眠,托尼理所当然地起晚了。


      当他顶着两个黑眼圈,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时,斯蒂芬正对着镜子整理衣冠,托尼懒洋洋地倚在床头,伸手打了个响指。


      穿衣镜应声而响:“英俊的斯特兰奇先生,您的身姿堪称完美,这件衬衫将您的腰线衬托得恰到好处——”


      斯蒂芬回头瞟了他一眼:“托尼——”


      托尼被斯蒂芬那一眼看得心跳骤停,连忙让极尽谄媚的穿衣镜噤了声,自己迅速缩回了被子里。


      “今天上午没有课,我会去图书馆,如果你找我,去禁书区;你可以多睡一会,但是别忘了下午我们约好了改进无声咒,两点我在有求必应屋等着你。”斯蒂芬的手抚上袖口,轻轻调整好位置,同时叮嘱床上的托尼。


      “好。”托尼无精打采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听到开门声时,他探出身去看,却只看到斯蒂芬修长清癯的背影。


      “太阳照常升起,生活一丝不变。”托尼无精打采地说,过了一会,睡意来袭,很快他又进入了梦乡。


 


      有求必应屋深藏在霍格沃茨城堡的八楼,下午,托尼在挂毯对面来回走了三次,一扇门悄无声息地打开。


      托尼推开门走进去,斯蒂芬正站在一间非常空旷又昏暗的房屋正中央,他的脚下横陈着一道模糊的黑色块状物。


      “快来看,”斯蒂芬背对着托尼说,“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这个实验材料。”


      托尼毫无防备地走过去,却被地上的东西吓得大惊失色,冷汗猛地蹿上他的脊背。“你从哪里找的人鱼?它死了,还是活的?”


      托尼少有的失色显然取悦了斯蒂芬,他颇有些得意地对托尼说:“这是我从对角巷拿东西换的,我可花了好大力气才说动那个狡猾的小贩。”


      托尼想起来,他们曾经从禁书上看过,刚死的人鱼的身体对攻击性魔咒的反映最为清晰明显,可以最大程度地观察到各种施咒方式的不同效果。


      斯蒂芬自顾地对着地上的人鱼沉思,从托尼的视角去看,仿佛斯蒂芬正面对的不是人鱼尸体,而是失而复得的华贵璀璨的拉文克劳冠冕。


      真是个疯子,昏暗的光线掩去了斯蒂芬的神情,托尼看着他陷入阴影中的宛如古希腊神塑般的轮廓,不用想就知道此时斯蒂芬的眼睛里肯定又会流露出一种如梦如幻的神色,托尼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对着这个怎么看怎么不正常的男人怦然心动。


      还深以为然,无法自拔。


      托尼的脸有些红,好在同样被黑暗隐去了。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问斯蒂芬:“这东西……”——他实在有点精神洁癖,纠结了半天还是选择用“这东西”来称呼它——“是新鲜的吗?”


      只有在这时候,冷静自持的斯蒂芬才会表现出一丝失控,他确凿地说:“质量完全值得保证!良辰难得,我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闲谈上,不如即刻开始。”


      他打了个响指,房中瞬间灯火通明,斯蒂芬深深地看着托尼:“做完实验我们去咖啡馆。”


 


 


      神锋无影咒炸开在皮肤上,发出烟花盛放的爆破声,所到之处皆留下灼烧后的深红色伤痕,托尼知道,这些伤痕会在顷刻之后逐渐暗淡,变成黑紫色,形成永久的不可褪的伤迹,而不同伤痕形成时长的微妙差异,则由施咒者在施咒时输出的具体魔力而决定。


      自动羽毛笔是唯二漂浮在空中的物体之一,顺从法师的意志自动在看似虚幻的半空中更新着数据,笔尖的游走牵出连绵不绝的金色字迹,每一个英文字像星辰一样扑簌簌地从半空中落下,在摊开的羊皮纸上有条不紊地排列成文。


      等最后一寸纸也被填满,斯蒂芬和托尼激情终于稍微冷却,他们停止施咒,托尼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早在实验时被他解开,斯蒂芬低头时恰巧瞥见粗心的主人没有遮掩好的一片蜜色胸膛,忍不住呼吸一窒。


      托尼心满意足地端详着羊皮纸上的记录,暗自赞叹,丝毫没有发现斯蒂芬的些微失常。过了一会,他从羊皮纸上抬起头来,发现斯蒂芬正用漂浮咒艰难地把人鱼飘到墙角的消失柜上,然后费力地在不触碰的情况下把它塞了进去。


      “Stevie,你把它传到哪里去了?”托尼有些好奇。


       斯蒂芬转过头来,神色自若,“另一边早被我放在我家的冰窖里了,先在里面冻一段时间。”


      托尼想了一想那个情形,忍不住笑了,“阿姨一定很爱你。”


      斯蒂芬挥了挥手,这里就一切恢复原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们下了楼,走在漫天星露的小径上,两个人同时沉浸在未名的愉悦中。


      当经过林下一对喁喁情话的情侣时,托尼突然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是属于情人的日子。


      他抬起头,却撞入了斯蒂芬正视过来的眼眸。


      “托尼,”斯蒂芬突然拉着他停下,说话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带了几分郑重其事的意味:“谢谢你。”


      斯蒂芬的话就像烟花盛放在托尼心间,而他仿佛只顾着自己说话,并不在意托尼听了会产生什么反应似的。


      他说完,万籁俱寂,托尼被突如其来的感谢砸的说不出话来,失去了往日的游刃有余。斯蒂芬却并不满足,他温柔地眨眼,低声嘱咐:“做好准备。”


      做好准备,什么准备?托尼沉浸在斯蒂芬专注的眼神中,他的心开始狂跳。凉风如纱,他隐隐觉得这是一个预示,仅存的一丝清明却要拉着他背道而驰。


      斯蒂芬向前走了一步,两人贴得更近,托尼听见斯蒂芬特有的笃定的语气:“谢谢你陪我打发的时光,直到班纳的话我才如梦初醒,也许我的确占用了你的大多数时间,但是,我们这样,即使我对平凡无奇的学生生活毫无任何期待,现在我也觉得没有任何其他情况能比这更好的了。”


      托尼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语言天赋,“我自己喜欢这样。”他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


      斯蒂芬沉沉笑了两声,继续说:“良夜短暂,我关于时间的所有微不足道的猜想只有与你才能分享。像今天这样,你是我唯一想要携手走过这样的深夜小径的朋友。”说到朋友一词时,斯蒂芬停顿了一下,但是马上飞快地说完了。


      托尼晕乎乎地听着,觉得自己的反应系统失灵了。虽然是情人节,他和斯蒂芬这两个从不过节的人却依旧如往常一样用实验打发了时光。斯蒂芬说这样的深夜小径,此时此刻他们不正在通往咖啡馆的小径上吗?难道这正是斯蒂芬的愿望,抑或……


      他的心骤然停滞了一拍,托尼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你说‘这样的’深夜小径……我可以假设,你在做某些暗示吗?”托尼不自觉地学起了斯蒂芬有时令他有些厌烦的拐弯抹角的腔调。


      斯蒂芬的眼角一点点染上笑意,仿佛夜风吹落了点点星光。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托尼用力地埋在他的胸前,有些承受不住此时的快乐。


      斯蒂芬沿着他的脊线轻轻抚摸,像以往的每次一样为他抽丝剥茧,探寻颠扑不破的真理。


      “从听说你的众多追求者时,我就产生了这方面的疑惑。托尼,在你面前,我对自己并非完全自信,自忖我并无什么特殊才能,能够多年来一直将你留在身边。排除了你也和我一样没有其他朋友,社交障碍,生性偏爱独处几个似是而非的原因,剩下的可能性逐渐成型。


      “第二天我在实验室问你情人节的事,你颇有些紧张,语速比平常加快一倍;你的否定太快,太笃定,毫无回旋之地,反而有些不同寻常;后来做实验的时候你并没有像平常一样站在我身边,而是绕到了坩埚的另一边……


      “这些都让我觉得你心里有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和我有关,为了寻找答案,这几天我特意减少和你同行,想看看你是否会反常,而我发现,你有些心神不定,甚至都没发现我刻意和你保持了距离。但是当时我仍然不敢十分置信,直到昨天晚上,你在床上翻来覆去十二次,叹气七次,对着月光失眠到凌晨,我才完全相信——”


      托尼生怕自己的呼吸会打碎此刻的幻境。


      “当然,”斯蒂芬补充道,“最确凿的证明是今天早上我看到了你放在沙发上的魔药论文草稿,七寸的羊皮纸页边写满的都是一个人的名字。”


      “直到那时我才能确定这份惊喜,并且克制不住地想要回应你。”


      “托尼,虽然爱情的持久度永远是一个值得反复商榷的命题,但我也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我素知爱情充斥着千篇一律与浮夸庸俗,令任何正常的头脑都无法忍受,但是对于我,你已经超越了爱情的意义,你远比爱与青春更加永恒。我真的喜欢。


      斯蒂芬拿出魔杖轻轻一挥,在两人正上方,一株晶莹剔透的槲寄生凭空而结。他紧紧地抱着怀中人,深深吻了上去。


      托尼倚在斯蒂芬怀中,被亲到几乎缺氧,他晕乎乎地想:在情人节这一天拉着自己的表白对象处理人鱼尸体,真是斯蒂芬的一贯作风啊。


      没办法,谁让他们都已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FIN.


 有什么BUG请大家多多见谅,题目与全文并无太大联系。


 考试月快到了,祝各位奇异铁小伙伴们一切顺利。


 

评论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