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nos

all铁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背包俠」《來坐坐》

💔

可可醬:




—我的心一直放在背包裡,就等著你來拿呢。




———

空落落的家裡,放著一個巨大的背包。

塵埃在一線陽光裡浮沉。那是小藍最熟悉的沙發,那是他最熟悉的位置。

為什麼⋯⋯

他倒在沙發,一個月前的報紙還攤開擱在小綠的位置上,上面寫著自己原定在南部的演出。

他就是為了去看自己才跑到南部去的嗎?

笨蛋,為什麼⋯⋯明明是你說南部危險少去的。想找我的話給我打電話不就行了嗎?你的號碼還存在我通訊錄的第一位上,只要給我打個電話就好⋯⋯就像我曾無數次打電話給你,問你借稀奇古怪的道具,只要你找我,我一定會⋯⋯

『背包俠這種玩意,太掉價了。』

「不是的,我⋯⋯」

淚水滲入沙發裡,他的額頭下是柔軟卻冰冷的皮革,一直堅強卻溫柔地支撐著他的體溫早已被一個月的寒風吹散。為什麼啊,你應該在的,你永遠都在的啊。無論我多少次打開這扇門,無論我重來多少次,你都一定在我身邊,對我微笑回應的。

『嗯。你來啦。』

可是你為什麼,不在了呢。

狠狠捶打人造皮革,摳出裡面的棉花,將它整個掀翻。他的心疼痛欲裂,拳頭和身體都疼痛得快要死去。可是即使就此死去,他也只會在原地醒來,回到沒有小綠的「現在」。

巨大的背包滾到地板,發出哐啷的聲音。小藍擦了擦滿溢淚水的臉,爬過去,打開沉甸甸的背包。

『小藍先生現在要挑戰走過橫跨科羅拉多大峽谷的鋼絲!』

防風沙的外套。

『拋接三十個運轉中的電鋸!』

保護手的手套。

『騎自行車飛越黃河!』

輕便容易操作的自行車。

「甚麼嘛⋯⋯明明都說不用你準備了⋯⋯」

淚水打濕一地東西,一張紙條夾在零零碎碎的關心裡,秀麗的文字化作溫柔的聲音撲臉而來。

『酒店的食物油膩,記得多吃蔬菜。』

『出入舞台溫差頗大,要常常備一件外套啊。』

『網上的抨擊不用理會,小藍繼續努力做喜歡的事就好,雖然我不忍心看你一次又一次受傷。甚麼時候累了,就來我家吧。』


『下次你來坐坐時,我會鼓起勇氣告訴你,我喜歡你。』


「嗯,我來了,我來了啊,小綠⋯⋯」


他能跨過死亡、越過因果,可是唯有這麼簡單的「來坐坐」,他永遠無法做到。






评论

热度(108)

  1. Hypnos可可醬渴望評論qwqqqq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