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nos

all铁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奇异铁】奇蛇铁狐系列、1

哈哈哈哈脑补了一下奇异蛇懵逼地躺在地上看着床上两团毛茸茸迅速达成共识凑在一起:嘶嘶嘶?

香蕉巧克力:

⚠️ 奇异铁、Super Family
⚠️ MCU平行宇宙、捏造设定



最近推上太太们很夯的”奇白蛇、铁狐狸、虫松鼠”,实在太可爱了,就也来写✨
嘛大概被太太们的奇奇反差给萌到,所以这系列的奇奇会跟原性格稍微不符,不过仅限在铁铁面前才会这样


不定时更新,想到就更的奇蛇铁狐系列








沉重的身躯仿佛被人捆上铅球丢进海里,持续的向下坠落。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他张大口想喘气,但即使这么做也没有如他所愿得到他需要的氧气,只不过是徒劳无功。


颈子被某样柔软却又坚韧的东西缠绕而上,他几乎要因此而断气。下一秒他睁大双眸,撞进视线里的是斑驳陈旧的天花板,而他的全身则是如梦境中那般真的无法动弹。


他试图转动眼珠查看到底是何物缠着他的脖颈,让他差点成为在梦中被人暗杀掉的蠢蛋。不意外的是条白蛇,而是还是大型的白蛇。


愤怒的咬牙,纵使被缠绕的几乎没气了,他还是硬将最后那口气用在怒吼上:”去你的Stephen,快给老子放开!”


再配合着不断的挣扎,这激烈的举止确实成功把睡梦中的白蛇给惊醒。意识到不对劲的白蛇赶紧放松对他的缠绕,并缩成一坨在床边,期间从中露出那双无法闭合的蛇眼偷瞄他。







坐在沙发上,屁股后头的那坨毛茸茸的尾巴耸拉着,双手抱胸瞪着眼前跪坐在地上的男人。


而那男人细长的灰蓝眼像似讨好般的望着他,身后那条长长的白尾蜷缩起来在脚边。


“抱歉,是我的错……”


“你做错什么?”


“在睡梦中变回蛇形还缠绕着你差点把你掐死。说真的我很抱歉,Tony,不要讨厌我。”男人极为无辜的望着他,满脸都是委屈。


他轻揉起自己的额头,无奈的低下头望着地毯,”放心吧,我是不会讨厌你的。话说要是这样就讨厌你,那我老早就讨厌死你了。”


要是外人知道这位在人前一副高冷的男人,在那次意外变成蛇型后,就总是一副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话,肯定会跌破眼镜。


哭唧唧的模样他实在很难想象这是那个把他压在身下蛮横闯入的人,简直天差地远。


明明就不是变成狗狗,可就是一副狗狗乖巧等待主人原谅。他深吸口气,再吐出口,摸了摸被缠绕过紧而留下红痕的颈子,他还记得那股窒息感完全像是生命被渐渐抽离的可怕。


白蛇红着眼眶望着他,”……Tony,那你原谅我了吗?我可以抱抱你吗?”


“不,讨厌跟原谅是两码事。”他立即回答对方,毫不犹豫的,”我是说了不讨厌你,但也不打算原谅你,你看看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吧!”


他拉开衣领,将颈子的部分完全露出,上头鲜艳又显眼的红痕明摆地在白蛇的面前。男人又委屈巴巴的垂下眉,希望这么做能祈求他的原谅;可惜他早就知道对方会使用这招,所以在那之前就先把视线转开,以免自己心软。


“…Tony。”


“噢老天、Stephen别这样叫我,我可是差点儿被死神带走,才不愿再次贸然尝试。”


“唔、可是…”


“好了谈话就到此为止,我想回去补眠,你最好不要再爬上我的床,不然我咬你喔!”


挥了挥衣袖,甩了甩尾巴,哼气从沙发起身离去,留下还正跪在地上的白蛇。


白蛇原本想说其实那是他的床,但看见狐狸这么不高兴,又想到自己的过错,就把有可能会激发狐狸转身扑上来暴咬他的话语吞回肚子,眼巴巴看着狐狸甩着尾巴离开。







一如往常,收到有敌人侵袭纽约的消息,他们赶紧前往现场,而在敌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他们全员都被一团不明萤绿光芒给包围。


光芒的亮度逐渐强烈,直到变成刺眼的白光,一瞬的闪过,但那也足够让他们在那一秒间失去视觉,甚至无法做出任何抵挡的动作。


当白光消散,他缓缓睁开眼没感受到身上的奈米战甲,并且他发现自己的视线明显变矮,可他确实是站着;还在思考是怎么回事,一个转身望见不远处倒塌店家里的镜面,一只两脚站立的狐狸倒映在镜中。


他左晃右摇,里头的狐狸也同时进行;他举起右手,那只狐狸就也举起,而他抬起左脚,那只狐狸便也抬起。Shit、他这下不得不相信镜中那只狐狸就是他自己!这什么整人操作!


他竟然变成全身毛茸茸的狐狸,这实在有够蠢的,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呼喊他的名字,他下意识转过头去查看,但放眼望去全是瓦砾及木板。


“Tony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声音从前方的一堆衣物里传出,他运用四肢小跑过去(对,他发现两只脚不好跑)。他抵达同时,有条大型白蛇唰地从衣堆中窜出,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Tony?”


他发现他竟然听得懂蛇语,应该是说他竟然能懂那嘶嘶声在讲啥。原来他们动物之间是能这样沟通的吗……


声音听起来很耳熟,但他望着那条白蛇,而那只白蛇也困惑的看着他(是啊他还看得出蛇有表情咧),彼此都不确认是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人。


看了看觉得那衣物很眼熟,但没看见标志性的红色,才刚这么想那件斗篷就在上方降了下来。好吧,他确认这条大型白蛇就是Stephen了。


“看来你变成一条蛇了。”


仿佛他的一切已被对方深刻牢记在灵魂,白蛇一听见他的声音就放松本能的警戒,缓缓游移那细长的身躯到他面前。


从嘴里吐出细细的蛇信,”而你也变成一只…狗?”


他想要不是他度量大,不然早就像只从铁笼里脱困的野兽抓住那条白蛇撕裂的咬了,即使他并不是那种相当凶猛的食肉目动物。


不过他还是沈不住,伸出前肢小力拍打了白蛇一掌:”是狐狸,混蛋。”







感觉到颈间有东西舔过,冰凉又搔痒。


腹部上的重量让他不得不睁开眼,不睁开眼还好,现在睁开眼了他可气了。就跟那条混蛋白蛇讲说不要爬上他的床,这混蛋现在还是爬上来了,而且还压在他身上。


细细的蛇信舔着他的脖颈,他伸手把对方给推开,从齿间挤出话语,”妈的你是听不懂我讲的话吗?就叫你不要靠近我!”


“我已经知道错了,Tony,原谅我。”


“我想抱抱你、亲吻你,好吗?”


“不好,下去!”


白蛇发出呜咽声,双手拽住他的手按压在头两侧,重新低下头用蛇信舔弄他的鼻尖。表情是委屈不能再委屈,垂着眉双眸有些红的注视他。该死的,他真的很不能招架男人这副模样,看得他心像是被小爪子搔抓。


撇过头无视那个令他容易心软的脸蛋,却被对方用手掰了回来。他盯着那张表情,皱起眉抿紧唇,最后还是吐了口气,”好啦好啦!原谅你,你让我烦躁死了,不要再摆出那表情!”


白蛇转变表情速度真快,很快就喜悦的笑了出来,这让人很难想象上秒前这个人还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他真后悔自己被牵着鼻子走。


“那我能亲吻你吗?”白蛇迫不及待的凑近,他只好无奈的笑着抬起一只手勾住对方覆有菱形鳞片的后颈,”好吧,过来。”


当他们准备要亲吻上时,忽然。


“Mr.Stark怎么办我变不回人型!”


稚嫩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他吓得下意识手掌挡住快凑近的脸,用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被推的人来不及反应就这样被他直接推滚落下床,他没空去理会,而是赶紧看向床上——小松鼠。


“Kid你应该要敲门的。”


“我试过了,但你们没听见,可我很着急,我很怕变不回去,所以——”


“shh,先冷静点,这只是体力耗尽的现象,很正常的,等你休息够了就能恢复。”


“……真的吗?”


“是啊,过来吧,睡一觉会比较好。”


小松鼠因害怕及紧张而蜷缩的身躯渐渐松开,往前爬了几步来到他面前,他伸出手捧起小松鼠那松软的身子,抱在怀里。


这时跌落在床下的白蛇爬起趴在床沿,不高兴的出声,”那我呢?我也想跟你睡,而且刚才的亲亲还被打断了。”


“你就别了吧,我可不想Peter在睡梦中被你绞死,还得帮你收尸处理后续。”


“我不会的。”


“不行,我不能冒这风险,你出去。”


“Tony!”


他露出獠牙,绒毛茂密的尾巴也炸了起来,瞳孔缩小变成一条细,”Stephen别让我讲第二遍,出去!信不信你再不出去我就咬你尾巴!”


白蛇本来还想说他尾巴不会觉得很疼,但想了想狐狸生气的模样也是挺可怕的;即使很嫉妒松鼠可以得到狐狸的宠爱,但还是不甘愿的乖乖走出卧房,并关上门。


他可实在委屈了,惹怒恋人,好不容易获得原谅;现在可好,又再次惹怒恋人,不能一起睡觉补眠,还被小家伙抢了他的位置。


只好抿着嘴甩着白尾巴愤而去看书。

评论

热度(59)

  1. Hypnos香蕉巧克力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脑补了一下奇异蛇懵逼地躺在地上看着床上两团毛茸茸迅速达成共识凑在一起:嘶嘶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