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nos

all铁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奇异铁】你看过的结局里我们有没有在一起

天哪!!你是第一次见我,但对我来说,我们已经相处过无数时光了这个梗简直了!仔细品品我觉得是糖啊啊啊

言邱呱:

#标题瞎取,其实是Strange视角
#复联3剧情,没看过电影的不要看
#有一点个人脑补设定
①【strange最后一句话“我们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的意思可能是要获得胜利必须要先让灭霸胜一次,或者是不能让Stark死】
②【strange给灭霸的宝石可能是从未来拿来的,然后他再用宝石进行下一场轮回,直到他们触及可以胜利的结局,但只有Strange有记忆】
③【以及网传越不想死坚持的越久】
#是糖啦



“你刚刚说什么?”

“嗯?”

“把你刚刚的话重复一遍。”

“我们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不是,再往前,完整的。”

“Tony……”

“对,就是这里,你叫我名字了。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思。”

“拜托,我都要死了,关注这些有这么重要吗?”

“当然有,快点,死前再跟我说一句。”

“说什么?”

“叫我名字,赶紧的。”

Strange抬起沉重的眼皮,看着似乎还挺有精气神的Stark,扯了一下嘴角。他真不知道Stark怎么还那么有力气,明明刚刚都差点被捅了个对穿,是人吗,太过分了。

他已经感受不到四肢了,离死亡大概还有那么一秒多的光景,但讲个名字倒是足够了。

“Tony。”他说。

“你在叫谁?”王正在翻他的钱包,掏出两百卢比来。

“噢什么?没有,你幻听了吧。”Strange摆摆手,快步走下楼梯,他饿死了,当医生的时候他还有一抽屉手表呢,现在跟王两人竟然要靠着一块五过日子。

“你这点钱能买什么?”

“我不会拒绝火腿三明治。”王耸了耸肩,跟着Strang走下最后一级台阶。

Banner是第一个到访者。当他砸穿神殿屋顶的时候Strange已经绝望的扶额,得了,三明治是没得吃了,接下来大概也都不会有饭吃了,还省了一块五呢,没什么不好。

所以Strange相当冷静,在Banner慌里慌张的讲话时他还有兴致装个傻歪个头:“Who?”

Strange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出来的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的在一边的王表情就如活见鬼。

“你见个人那么正式干什么,你们不应该很急吗?”

“噢。”Strange随口一应,“要有个好印象,免得他嘲讽我像个送演出票的。”

“……啊?”王不明所以。

Strange一脚踏上了Stark面前的草地,公事公办的言语分离了这对新婚情侣,顺口祝福了一下。

“你是来送演出票的吗?”Stark皱了一下眉,不屑。

“呃。”Strange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感觉除了一件披风也没什么奇怪的,“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这其实挺讽刺的。Strange觉得自己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了,但他的身体其实一点也不困倦,只是精神累的很,又累又饿,所以在Stark趴在他的万物之鼎上的时候他都没力气跟他争论,只是心神一动,用斗篷抽了他一下。

“行吧我不跟斗篷计较……喂,你是不是不太好。”Stark看了他两眼,皱眉。

Strange在打他第十三个哈欠,昏昏欲睡。他觉得他的精神几乎已经到极限了,所以根本没力气跟Stark吵架,倒是少了些乐趣。他抬眼的时候看到的是Stark凝重的表情,要用Stark的话来说,关心他是出于职业道德。但这一次,真的打算斗嘴的只有Stark一人而已。

时间宝石亮了一下,Strange打算再赌一把。

Strange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其他人还在场,脸色各异,等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刚把电话放下的Stark。

“已经尝试联系Rogers了,他没接,可能这两年过的不错把这档子忘了,哈。”Stark把电话放回怀里,有些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Strange不得不思考他究竟睡了多久,只是打了个电话的光景?

“醒了?你睡了起码四个小时。”Stark比划了一下,“你们这些法师都是喜欢原地睡觉的吗?”

“你四个小时就打了个电话?”Strange撑起身,多看了他两眼。他发誓,这绝对是脑子不清醒话跑太快。

很显然的,Stark脸色不怎么好,Strange不得不想点扯开话题的事,他对Stark和Rogers之间的事了解不太多,他也懒得去了解,但看之前Banner的样子,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他决定还是不要去揭别人伤疤。

“我睡着的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事吗?”

“暂时没有,噢我想你们说的那个家伙是不是要把地球当压轴?那些外星人不知道怎么想的,我们是不是还要感谢一下他们对地球的重视程度。”

“是吗。”Strange站起身来,把斗篷召回肩头时顺手在胸前抹过,“那接下来就会有事了。”

王这才突然意识到不对,他抬头一看几乎没有变化的天空,转头再看向Strange的时候相当震惊:“你把时间暂停了?!”

Strange耸了耸肩,不置可否:“我累死了,总要让我安稳的休息一下吧,我可不想我睡到一半就有谁开着个外星飞船把这里撞塌。”

王显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你暂停时间睡觉有什么用?就算我们没被影响,所有的生理成长也都会被暂停,而你根本不可能缓解疲劳。”

“王。”Strange笑了一下,“我精神需要休息,肉体可不需要。”

“所以你为什么会困,你才刚起来,我们刚打算去买个三明治。”

“我先声明,我早就起来了,然后等你起来再去买三明治。”

“停一停,女孩们。”Stark翻了个白眼,“所以这就是我刚刚电话一直没人接的原因?”

Strange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没什么诚意的回话:“Sorry?”

“你现在可以再打一个,我保证打得通。”他又接了一句。

Stark暗骂了一句,天知道他方才做了多大的心理准备,结果现在要全套再来一次,而罪魁祸首还十分无辜。这也不好怪他,他和Rogers之间的那些破事Strange当然是不知道的,他也不想让他知道。于是他只好再深吸一口气,点开电话薄。

奇怪的声音接踵而至,那仿佛是源于地面的颤抖,伴随着低声的嗡嗡,还有一些嘈杂的声音难以分辨,有风声,还有人的尖叫声。

Stark转身,看着表情平静的Strange,一缕头发在他额前抖动,滑稽的要命。

“不是你自己在抖头发吧。”Stark说。

Strange把头转向另一边,门口的那一边:“看起来地球可不是压轴……或者说,他想最快的拿到无限宝石,那就根本不存在压轴。”

“他会把我们一起毁灭,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是同时进行。”

“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Stark耸了耸肩,快步走过去推开门,那些尖叫就直接冲入了人的耳膜,街道上已经乱了一片,无数人从骚乱的中心跑来,慌不择路,混乱至极。

而Strange对这样的场景几乎已经视觉疲惫,他看过太多次了,次数多到自己也记不太清,他抬手吹散了城市的风尘,得意的冲Stark眨了一下眼,收获了Stark的一副受不了的模样般的目光。他发现他开始看重Stark的反应了,虽然他现在可能还把Strange看作一心守护宝石的蠢货,但Strange却不能把他再看成话语不和的合作者。

就像在钢甲攀上他全身时,Strange没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对于一个医学工作者来说,这样的科技他还是从未涉及过,等他发现他真的很用心的看着Stark穿好铠甲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后,不得不在内心感慨一句这不过是惊讶于现代科技的力量。

“你刚刚盯着我看的目光火辣的要命,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Stark转过头,语出惊人。

“你是不是该打完敌人再来说这句话。”Strange内心惊讶了一下,表面不动声色。

不太一样了。Strange慢慢意识到这件事。可能在他为了片刻的休息来暂停时间后一切都开始变化,有他有意的,也有出乎意料之外的,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的变化都源于他。一种不安在内心蔓延,但他又开始期待这种变化。

他原本就在尝试控制每一次世界的走向,他看过无数的结局,让他惊讶的是除了那唯一一次的胜利,还有一部分的结局让他倍感惊讶。

惊讶的原因就在于眼前的Stark。

他们现在在太空甜甜圈里。这是Stark的形容。想至此时Strange还笑了一声,身上好像也没那么痛了,他已经有点麻木,这个场景他也经历过无数次。

“你刚刚是不是笑了。”站在前面观看太空风景的Stark猛的转过头用手指一点,“我还在等着你的道谢呢,你笑一声算什么。”

谢什么,谢你差点把我差点从飞船里排出去?Strange把这些话在脑中过了一下,还是没出口,他有点想任性一下,而这也是在尝试更多的可能。

“谢谢你,Tony。”

“等等,我们什么时候熟到叫名字了?”Stark一副见鬼模样。

Parker在旁边想了一下,多看了Strange两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打算不搅进这两个男人中间,相当安静。

“我们总会熟到叫名字的。”Strange不以为然,“鉴于你刚刚救了我一命,也算是守护了时间宝石,我觉得还是报答一下比较好。”

“那你可以现在把这个屁用没有还招麻烦的宝石给毁了吗?”

“不行。”

“好,谈判破裂,Kid,准备把他丢出去。”

Parker从一片讲不出名字的机械造物后面探出了头:“Stark先生,你叫我吗?”

“对,等会儿我再开个洞,你这次只用把他脖子上的宝石抢下来就好了。”

“等等,Stark先生!我才刚累死累活的把他救下来!”

“没关系,不会再费多少力的。”

“在灭霸都要打过来的当下我们还要内讧吗?”Strange相当冷静,他知道Stark这不过是威胁,并不害怕于此。

“要不是你这颗宝石我现在还在享受生活Kid还打算去参观博物馆呢,你还好意思说?”Stark显然十分不满并且咄咄逼人。

“Stark先生你知道我要去博物馆啊?”

“你自己说的。好了闭嘴Kid,大人讲话小孩不要插嘴。”
Strange等着Stark发泄完后才是开口:“你毁不掉这颗宝石,你也打不过灭霸,而如果他得到了,还是会有更多人死去。”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Stark站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居高临下的看他。而Strange坐在台阶上,金属相当的冰冷,这让他可以更冷静的思考。

Stark并不是不懂他话语里的意思,他只是在等一个台阶。

“所以有我这个助力也挺好的。”Strange笑了一下,“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Stark转过身去了,在前面缓慢的踱步,Strange这回没有催他,他听过相当多遍Stark有些颤抖的语调跟他强调灭霸是他的噩梦,第一次他没注意到,第二次,第三次,他逐渐意识到那种语调代表的情感,这一次他不打算再以言语逼迫了。

“我们直接去他老家。”Stark在长久的思考过后开口,“与其回地球造成更多的伤亡,不如直接去他地盘上,反正这一仗都是要打的,他可能还没意料到我们会去找他。”

话讲到后面,Strange听出了Stark逐渐抬高的音调和那种傲慢与自信,他笑了一下,说:“可以。”

“你最好再感谢我一下,这全都是为了保护你胸前这块破石头。我敢保证你绝对会为了它让所有人都去送死。”但Stark似乎还对Strange有意见,伸手几乎要去戳那个他看来蠢得要死得挂饰。

Strange眼疾手快的握住了他的食指。

Stark的表情仿佛要他下一刻马上从飞船里滚出去。

“……这上面有防护魔法。”Strange在Stark快要用眼神戳死他前无奈的开口,“以及……”

Strange花了点时间思考。

然后他意识到,在所有他看过的结局里面,没有一个结局是他在宝石与Stark以及Parker之间选择了宝石的,一个都没有。

有点讽刺。

“以及,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不会选择宝石。”Strange补完了后半段话。

“开什么玩笑。”Stark显然不信,“你会放弃那颗宝石?”

“我会选择你。”Strange讲的十分自然且从容。

“天啊,你前一刻还在说你要用命守护呢,现在就改口了?因为你那个同伴不在身边了吗,变化真快,真是表面人。”Stark开始讽刺。

“啊我确实会用命去守护。”Strange松开了他的手,“不过我守护的不是宝石,而是一个胜利的结局。”

“为了这个结局,我先失去宝石也无不可。”

“那跟我有什么……”

“但我不能失去你。”

Stark眨了眨眼。

“嘿,你在表白吗?我先说好,我们才认识了几个小时。”

Strange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他刚才说的话在他人听来有多么的微妙,他下意识的打算解释一下:“我的意思是这是胜利的条件。”

但他没有彻底驳回说他表白的那句话。

“所以你知道怎么获得胜利。”Stark突然严肃起来。

“是的,我知道。”

“那你应该讲出来。”

“在我讲出的那个未来里,我们死的更快。”

“……真见鬼。”

从地球到泰坦的距离并不算短,他们在最初的争论过后就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安静之中。对于这种高科技更有发言权的Stark在操作台忙活,而Strange反而用了宝贵的时间来发呆。Parker倒是在熟悉他的新战服,不亦乐乎。

“所以你怎么看的未来。”或许是忍不了这样的沉默,Stark又打开了话题,他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但真实的操作不是他知道了就能实现的,他再研究下去也不会有用处,接下来的事只有等他们到达泰坦星再考虑。

“我有时间宝石,当然可以看未来。”Strange闭目养神。

“从我们见面开始你就没用过几次,唯一一次还是为了自己睡觉。”Stark指出了问题。看未来这件事一定很不简单,就算是无限宝石,使用者也是人类,他不觉得眨眨眼睛就能看穿无数未来。

“……我曾经看过。”Strange睁开了眼,看到了Stark蜜糖一般的眸子。

“什么时候?”

“在上一场失败里。”Strange笑了。

Stark看了他很久,嗤笑了一声,不知是讽刺还是别的什么。

“所以我是第一次见你,但对于你来说……”

“我已经跟你相处过无数时光了。”Strange站起身来,越过他去看前方的屏幕。

“我们快到了,详细的事等会儿再讲。”

“你说,你讲出的那个结局我们死的更快。”

Strange没有回他这句话,他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说:“这玩意有自动降落系统吗?”

“我想没有。你不是应该知道的吗?问我干什么。”Stark看起来很不满,但他已经转过头去叫Parker,“Kid,来帮个忙,我们把它停下来。”

“好嘞。”Parker从一根横杆上跳了下来。

“人可不能把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楚。”Strange边说边做,拉开了防护罩。



Strange把手伸给Stark的时候对方明显犹豫了一下,鉴于他们之前说了些微妙的话,这种彰显兄弟情的动作也显得奇怪了。

“说起来,你有没有哪个结局……”Stark站起身得时候撤掉了铠甲,拍拍衣服。

“什么?”Strange好容易才把注意力从掌心的温度上扯回来。

“有没有哪个结局……我们……”Stark指指他,又指指自己。

“噢。”Strange反应过来,“有啊。”

“你好干脆,那你现在要不要给我一个吻,免得我们死的太快等等都没时间互诉衷肠。”Stark挥了挥手。

“……什么?”

“Come on,别害羞,我给你多点臆想,先说好,我还没爱上你,但我不介意多个情人。”

Strange看了Stark好一会儿。

再任性一次也无不可。

于是他拉过Stark的手,把这个傲慢的男人扯进了怀里,一个吻落在唇角。



下一刻飞船的门就被踹开了,银河护卫队一群人径直打破了这片美好。

“呃,先生们……”乖孩子Parker觉得他有点不好做人。

Strange和Stark几乎是触电一般的分开,Stark的盔甲下一刻就把他包裹的严实,而Strange直接拉来了施法的架势。

就算他知道进来的是盟友他也打算先打一顿再说。

“医生。”Stark的声音透过盔甲传来,有点失真。

“怎么了?”

“你名字叫什么来着。”

Strange愣了一下,反而开始庆幸自己的决定了。

“Stephen。”


Fin.

评论(1)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