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nos

all铁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枪凛】Hanabi*

啊,再也见不到阿尔斯特的星星了呢,这样的话,能让我每天看着你的眼睛入睡吗?

酒落_闲得五脊六兽的酿酒师傅:


入夜后的夏天。
凛从浴室里擦着头发走出来时,发觉本应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人不见了。
阳台那里有风吹过来。天已经完全黑了。沉入深蓝。城市在灯火里换了面貌。外面可以看见几棵很高的树。叶子在风里沙沙摇动。似来自远方的海浪。
凛走过去的时候,库丘林在黑暗里点着一支很小的烟花。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嗯?哪里来的?”停下了动作,管不了未干的头发,凛凑过去,碧蓝的眼睛里添了一簇跳动的光芒。
“从柜子里翻出来的。大概是去年夏天没用完的吧。”库丘林这么说,笑得很得意的样子。
嘛。这个人还真是无法捉摸啊。怎么说,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啊。
“果然很漂亮吧?”听见他这么问了,于是凛自然的点头,没料到下一秒面前的人竟然凑了过来。
额头被突然抵上的时候下意识捂住后退了几步。
“你!你!……干嘛!”
看见这反应库丘林只是笑,“不擦干头发的话,很容易感冒啊。”
“我知道啊!”凛炸毛,“做什么?”
“嗯。听好了。大小姐,这个,很漂亮吧?你喜欢吗?”手中的烟花还在绽放,库丘林把它拿到她面前来。花火在凛碧蓝的瞳孔中倒映,如同倒映在深邃的夜空。
“嗯……嗯。”不知道对方在玩什么花样。于是凛点头。
“就在刚刚我想到它和阿尔斯特的星星特别像。还在家乡的时候,经常看着这种星星睡觉。”
“嗯……”
只是面前的花火忽然明明灭灭,跳动几下之后,居然燃尽了。
凛愣住了。没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再次凑近了的人很自然的伸手搂住了凛的肩膀。库丘林的表情严肃,凛看着他,几秒钟后面前的人却忽然笑了。
“阿尔斯特的星星陨落了啊。所以作为交换,把你眼睛里的宇宙补偿给我吧。从此以后我要靠着它睡了。”
一时间,世界陷入安静。
“啊啊啊!整天在干嘛啊!你这个性骚扰大叔——”凛把毛巾扔过去时已经被对方灵巧的笑着躲开了。世界之外的夏风还在呼啸。那是来自阿尔斯特的海浪,经久不绝,亘古不歇。


——在这世界上,永远有个人的小小宇宙为你燃烧。花火也好,星星也罢,全世界的所有,我愿尽数奉上。
夏天到来的时候,这就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话了。


——————
嘛 还是瞎写……
只是单纯的想看这两人在一起甜一把啦

评论

热度(92)

  1. Hypnos株式不会酒社™ 转载了此文字
    啊,再也见不到阿尔斯特的星星了呢,这样的话,能让我每天看着你的眼睛入睡吗?